绒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绒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IPTV被叫停广东部分农村重演看电视难

发布时间:2020-02-11 07:16:18 阅读: 来源:绒布厂家

盼了二十余年,终于迎来“有线电视”进村。不过,让广东省信宜市钱排镇的老黎纳闷的是,怎么转瞬间这电视竟被戴上“非法”的帽子?

这纸封杀令,来自广电总局。于是,即使在有着“三网融合示范市”之称的云浮市,也不免处境尴尬:沉默,还是回击?这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云安县白石镇石底村,位于云浮市区百里之外。2008年底电信IPTV(即网络电视)的接入,让300多户村民逐步告别了只能通过简易天线收看电视的历史。

叫停IPTV的新闻,其实早已频频出现在各地方台。“这电视,我们还能看下去吗?”近日,南方农村报记者走访了广东省内多地农村,一些安装了IPTV的农户忧虑中透着无奈。

有线电视

追求效益产生空白村

“每换一任村长,都找电视站,就是不给解决。”德庆县马圩镇罗宏村,至今没能拉上有线电视。村民说,只通过简易天线,最多能看5个台,有时甚至连中央台都收不到。

这样的“老大难”村,在广东不在少数。云安县广播电视台陈尧台长认为,许多山区的自然村人口居住分散,因此拉线成本过高,各乡镇电视站的服务无法到位,实有苦衷。

更多的问题,则是体制积弊使然。在2004年各乡镇电视站经营权收归县管之前,农村的电视站多是政府与民间资本合作,并由私人承包,“注重效益是难免的”,云安县至今未通有线电视的10余个村委会即由此产生。

不过,即使在收归政府之后,有线电视也并没能像水、电等公共服务品,可以充分满足当地居民的需要。“收费高、节目少、服务差”,在蕉岭县文福镇,学福村的老丘一口气总结出三大问题。他说正因如此,尽管政府经常打击强拆,但还是有不少村民选择非法装“锅”(即卫星电视接收器),“也就两三百块钱,用个十年八年都没问题,电视节目也多”。

按照《卫星电视广播地面接收设施管理规定》,“个人不得安装和使用卫星地面接收设施”,而擅自安装则需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简易天线也就成了多数人的无奈选择。

石底村委会主任伍永坚告诉记者,尽管云安县白石镇从1980年代末就已使用有线电视,但由于石底村距离镇上近10公里,有线电视就成了村民的一块“心病”:拉不起,也用不起。

网络电视

高费用抬升使用门槛

一边是偏远山区重复“看电视难”的故事,一边是有线电视在广电部门的主导下逐渐真正一家独大。不过随着各电信运营商网络建设的不断完善,象石底村这样长年难通有线电视的农村,也等来了一个新的机会:IPTV。

粤西某电信分公司的经理介绍说,从目前推出的应用平台来看,IPTV在内容服务方面甚至已超过了广电部门的数字电视:“不仅节目更多,服务也更人性化。”

记者在一些农户家体验时发现,与广电的数字电视相比,IPTV开放的节目源更多,而点播、回看、资讯等功能,在设置上也确有可圈可点之处。

“如果费用能更低些就更好了!”石底村民说,目前IPTV每月收费48元,与有线电视的16元/月相比,自然让不少农户难以承受。

不过,也有村民认可它的高性价比。“一百多个台,内容更多,服务更周到,还是比较划算的”,他还提到了开通前期可以赠送一定的话费,“比较有吸引力”。

这在用户看来是市场竞争带来的好处。“前期贵点没问题,以后肯定也会慢慢便宜下来”,信宜市的老黎对此充满期待。

来自新闻的“政策解读”,却终于还是给村民带来了困扰。

4月12日,广电总局向各省广电局发出一道“41号文”,要求对于未经广电总局批准擅自开展IP电视业务的地区,依照《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等条规依法予以查处,限期停止“违规”开展的IP电视业务。

根据此文,除了目前已取得IPTV落地资格的上海、江苏、云南、福州、厦门等2省12市,包括广东、浙江等IPTV用户大省在内的电信企业IPTV业务都将被强制叫停。

来自业内的不完全统计,广东目前已发展超过70万的IPTV用户,其中农村用户近3成。

云浮市某电信分公司的经理则认为,受此“新政”影响的,其实远不止此数。如果没有来自广电总局的硬性通知,地方广电与电信最多也就是暗中较劲,“2010年是发展IPTV最重要的一年,电信完全有可能争取更大空间”,而现在“只能暂停”。

三网融合

部门利益大于用户利益?

2010年1月13日,温家宝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加快推进电信网、广播电视网和互联网三网融合。尽管试点最终确认走“先城市后农村”的路线,却还是带给农村市场许多重大的冲击,更给农村用户带来了无尽的畅想。

“三网融合后,就意味着无论通过什么途径,农民都将享有同等的信息服务。”这在一些行业人士看来,将最大程度的迎合农村市场的需要,“只要未来实现光纤进村入户,农民分享信息化成果的渠道将畅通无阻”。

不过,在广电与电信运营商的明争暗斗之下,业内不少专家对于三网融合也并不看好。

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郑新立指出,“三网”迟迟不能融合的根源在于部门利益在作怪。比如,主导权之争远没有结束、广电市场化改革步伐相对滞后、部门市场资源垄断优势待打破等。

“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是,尽管这是一项公共的市场服务,但用户的利益暂时还不是作为主要的考虑方向,最重要的还是部门利益的切割”,感慨于广电部门“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茂名市某电信分公司的经理对南方农村报记者坦承,正因如此,未来IPTV的推广速度将大幅度减慢。

而广电部门的扩张正当其时。近日,云浮市某县台的负责人透露说,为了夺得市场先机,目前已贷款1000多万用于光纤铺设,“力争数字电视尽快向农村推进”。

这对广大农村用户究竟意味着什么?或许只能交由时间给出答案。

工作签证注销

广州注册公司登记

深圳注册公司代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