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绒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曾光应对MERS要从容适度【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8:52:40 阅读: 来源:绒布厂家

□本报记者 张 磊□

我国首例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患者韩国人金某已于6月26日出院,但围绕MERS病毒以及持续发酵的韩国MERS疫情,仍有很多未解谜团。记者就相关问题专访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曾光。

韩“超级传播”原因待究

“从目前实验室证据看,MERS病毒没有发生变异。”曾光强调,MERS病毒从中东地区来到东亚后,传播力有所增强,“其中最明显的一点就是超级传播者变多”。曾光说,韩国两名40岁以下的患者分别传染了70人和16人,一名68岁的患者也传染了30人,这是否与患者排出病毒的数量大,亦或空间过于密闭、狭小有关,还需进一步研究。

“另一个变化就是要警惕MERS有可能通过空气传播。”曾光说,在韩国医院内出现的第二代和第三代病例中,个别病例无法找到明确的传染源。“这与2003年我国内地和香港的SARS类似,当时很多人去了一趟医院就感染了,有人在社区没有接触也感染了,搞不清楚自己是被谁传染的。专家解释为通过空气中的气溶胶进行传播所致。”

此外,在韩国同一家医院内,传播者与被感染者并不住在同一个病房。这很难用飞沫传播等来解释。“因为飞沫10秒左右就会落地,但气溶胶在空气中悬浮的时间较长,因此不排除通过空气中的气溶胶传播的可能。”曾光说。

控制传播才是釜底抽薪

对于MERS病毒,人们关心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它到底来源于何处。对此,有科学家提出来自蝙蝠,并由其传播给中间宿主中东地区的单峰骆驼,最终传染给人类。

但曾光认为,对病毒起源的研究难度太大,科学家可以根据线索提出各种假说,但也许永远不能验证其起源的过程。“从某种角度说,对于绝大部分传染病,我们根本不知道它来源于哪里。”

虽然尚难溯源,但这并不妨碍人类对疫情进行有效防控。在曾光看来,把希望全部寄托在药物和疫苗上并不现实。“SARS期间也曾对疫苗和抗病毒药抱过希望,但远水不解近渴,我们很快采取了以隔离为主的防控策略,迅速、彻底地解决了问题。”曾光说,当前注意力要集中在如何防控上,关键就是要把感染者、密切接触者和一般老百姓分开。传染病“治得不如传得快”,下功夫治是扬汤止沸,控制传播才是釜底抽薪。

恐慌比疾病更可怕

曾光认为,韩国MERS疫情控制艰难事出意外但也在情理之中。韩国的传染病防控体系比较先进,例如该国流感疫苗的接种率高达70%,甚至高于欧美国家。此外,MERS已经流行3年,早有了诊断试剂,有利于韩国对MERS进行诊断和控制。但由于近些年韩国传染病发病率较低,特别是烈性呼吸道传染病很少发生,很多传染病的症状,感染科医生可能都没见过,疾病控制缺乏训练。

韩国及时向中国通报疫情,受到国际赞扬。但在疫情初期,韩国在国内发布有关医院感染信息时,有意回避了医院名称,导致民众的猜疑和不满。“公布越早越彻底,越有利于民众理解和配合,否则谣言便会满天飞,恐慌流行比疾病流行更可怕。”曾光说。

韩国对绝大多数MERS密切接触者没有采取严格集中隔离,而是宽松的居家隔离。这固然有节约成本的考虑,但也导致少数感染者四处传播,甚至跑到国外,反而增大了防控时间和成本。

曾光表示,鉴于我国近十年的传染病防控体系建设,虽然疫情还在韩国蔓延,但我国公民不必过于恐慌。SARS之后,中国的公共卫生系统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中国的疫情报告系统、联防联控机制和医院救护能力都是经过实战考验的。面对MERS,严阵以待,但更应从容、淡定,及时、准确、适度应对。

梦幻情缘破解版

西游战记游戏

盖世大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