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绒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九康扛鼎国产纯植物源生物农药尾叶白珠

发布时间:2020-10-18 18:38:07 阅读: 来源:绒布厂家

九康:扛鼎国产纯植物源生物农药

近两年,随着一个个行业利好政策的出台和企业自身的捷报频传,让国内目前唯一一个投资超两亿元的纯植物源生物农药生产厂家——九康生物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周卫兵充满了激情和干劲,已经63岁的他,如年轻人般步履矫健,说话铿锵有力。他意识到,十年磨砺铸就的九康剑,等来了扬眉出鞘的大好时机。

2015年3月印发的《到2020年农药使用量零增长行动方案》提出,大力推广应用生物农药、高效低毒低残留农药,替代高毒高残留农药;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加强产地环境保护和源头治理,实行严格的农业投入品使用管理制度,推广高效低毒低残留农药;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加优质绿色农产品供给……2015年5月,九康拿到农药生产批准证;2016年底,九康完成企业资产重组……

炼楝为药,领跑国内生物农药

我国是目前世界第一大农药生产国和农药使用量第一大国,然而这其中,毒性较高、在植物中残留较多、会渗透到土壤和水体中造成环境污染进而影响人类身体健康的化学农药占据主导地位。有业内人士估计,目前我国每年的农药市场份额大概2000亿元,其中95%是化学农药,生物农药只占5%,这当中还包括一部分微生物源的生物农药,真正植物源的生物农药仅占3%。

印楝素生物农药是世界公认的广谱、高效、低毒、易降解、无残留的植物源杀虫剂。而九康的核心产品便是印楝素纯植物源生物农药。周卫兵说:“全国一共有16家企业从农业部拿到了印楝素农药登记证,但拿到工信部农药生产批准证的只有3家,我们的产品是国内首个、也是唯一的以植物性脂肪酸替代石油基溶剂、以植物性三萜皂苷替代传统化学乳化剂的纯植物源印楝素乳油制剂产品,制剂中不含任何化学合成物质,是无毒、无害、无残留的纯植物源生物农药,属于安全、环境友好型产品。”

据九康公司副总经理徐子清介绍,九康将植物克生作用原理和技术运用于印楝素生物农药研发、生产中,使其广谱、高效的杀虫作用得到发挥,可以防治多种农业害虫;选择性强,对非靶标生物安全;害虫不易产生抗药性,长期使用可有效控制害虫种群密度及大小;有效成分印楝素是从植物中提取的杀虫活性物质,易降解,无残留,无污染。

“与化学农药短时间内直接毒死害虫不同,施用生物农药后害虫不是立即死亡,而是出现拒食、麻痹现象,活力明显下降,1-5天内大量死亡。”扬州大学园艺与植物保护学院吴进才教授阐释说,“生物农药的主要杀虫机理是,让害虫拒食、忌避,抑制害虫生长发育和繁殖产卵,阻止其表皮几丁质的合成,使之不能正常蜕皮或变态。”

十年坚守,筚路蓝缕雄心不改

如今的九康,是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手握两项发明专利,先后荣获了“中国专利技术成果交易会特别金奖”“杨凌农高会后稷特别奖”“中国农民喜爱的十大农药品牌”等大奖和荣誉,已成长为国内生物农药行业的领军企业。而这些荣誉背后一路走来的艰辛,却不被外人所知。

周卫兵与楝树的结缘始于偶然。2001年,先后在宾馆餐饮、商超、房地产等领域都干得风生水起的周卫兵,正踌躇满志打算进军金融投资,在一次朋友聚会中,他结识了中国农科院的研究员闵九康,当时闵九康已研究了4年楝素生物农药,周卫兵敏锐地洞察到其中的先机,转而投身农业生物科技行业。2002年,周卫兵出资在苏州成立了“苏州九康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聘请闵九康担任技术顾问,准备把楝素生物农药从实验室的科技成果转化为产业化产品。“公司之所以取名‘九康’,因为当时全国有9亿农民,寓意着我们要回报农业,带领9亿农民奔小康。”2005年,公司与南京市国资集团达成协议,由其控股70%合作成立九康生物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众所周知,农业生物科技行业门槛高、投入大、回报周期长。九康后来又聚合了南京大学、浙江大学、上海农科院等科研机构的专家资源,引进和消化吸收了美国、台湾的专家团队及研发技术,并进行创新,终于攻克了一个个技术难关,然而,这距离产品真正走向市场还很遥远。周卫兵回忆,“从2008年开始,我们走上了漫长的申报道路,从申请农药田间试验审批和各类检验检测报告,到2012年底拿到农药登记证,我前前后后跑了200多趟。”2010年-2012年,九康楝素生物农药累计在江苏、贵州、湖北和广东四省试验示范3000多亩;在2015年5月从工信部拿到农药生产批准证之前,又在27个省市区做了大量田间实验,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与反响,为日后产品的推广、销售奠定坚实基础。

从2005年公司成立到2015年拿到农药生产批准证之间的这十年,九康的产品只能实验不能上市销售,可谓只有投入没有产出,因为不能大规模生产,除去专家团队之外的企业员工不足30人。周卫兵说:“这是我们最艰难的阶段,其间的不确定性因素太多,这漫漫十年风雨路走得太艰辛,可谓十年辛酸泪。支撑我们走下来的理念,是我们坚信自己在农业生物科技领域能做成功,一定能带领农民致富奔小康。很多时候成功就是多持续一分钟,只是我们不知道这一分钟会在什么时候出现。所以即使累了,也不要轻易停下脚步,不放弃坚持梦想。因为我们放弃的不只是个人的事业,更是一份责任、希望和梦想!”

道阻且长,好在最终的结果没有辜负九康的坚守。“我们在蔬菜、水果、茶叶、水稻、棉花、高粱等作物上,做了大量田间实验,结果证明我们的楝素生物农药防治虫害的效果不亚于化学农药。”苦尽甘来的周卫兵颇有些自豪。

领办联盟,做大做强生物农药

随着我国农业生产方式的转变,和消费者对农产品质量安全要求及保护生态环境意识的提高,以“绿色、环保、无毒、无害、高效、安全”为标签生物农药,已成为农药产业发展的趋势,然而其推广起来并不顺利。周卫兵慨叹,“经过我们研发,现在已经可以做到喷药以后20分钟就见效,尽管害虫已经停止侵害作物了,但可能仍然还会动,而这还是不符合农民‘药到虫除’的用药心理,会觉得药效不佳。另外,大部分生物农药成本偏高,价格相对较贵,这都不利于其推广使用。”

然而,在参与实验推广九康的产品6年的深圳市风驰广告有限公司总经理魏志大看来,“生物农药的单价是比化学农药高,但如果把农作物整个生长周期的用药次数和人工成本综合起来对比,相对价格并不比化学农药贵。”该公司主要整合珠三角及香港地区高端水果经销商和全国各地高品质水果种植户的资源,对接双方的需求,监督果农按照经销商的要求进行生产,对化肥、农药及生产技术、田间管理等有严格的标准和具体的方案,以确保产品是有机、无农药残留的。“比如苹果一个生长周期一般要喷施五六次农药,病虫害多发的话可能八九次,但是别忘了0.6%印楝素乳油的浓度很高,需要兑水的倍数也高,再采用植保无人机或静电喷雾器的话,不仅喷施效果比手压式喷雾器好,而且省水省药省工,一个生长周期亩均最多300元,人工喷施化学农药的话需要500元。”

据悉,九康目前已与农业部直属克劳沃集团、中国烟叶总公司重庆市万州分公司、陕西华圣集团果业公司等大型农业企业签订全面战略合作协议,今年的订单销售金额已超5亿元。周卫兵表示,“我们希望通过先瞄准大的农业企业,推广使用生物农药和生物肥料,进而带动广大合作社及普通农户。”另外,九康与京粤两家企业合作总投资10亿元在江西井冈山新建的3个工厂也已开工建设,其中的生物农药厂和生物肥料厂都属于九康。然而,周卫兵“楝树王国”的布局并不止于此。“国家发改委已经立项了,我们从今冬明春开始,准备用5年时间在云南、福建、海南、贵州等地,建设60万-100万亩的楝树种植基地,真正解决自己的原料问题。以“公司+农户”的形式,回收农民的楝树果,以每吨果子2000元计算,每亩地可以收入4000元,还可以指导农户在林间养蜂,套种中草药、蔬菜,增加他们的收入。除了用楝树果生产生物农药和生物肥料,我们还打算回收楝树枝叶生产生物柴油和洗发水、沐浴露等洗护用品。”周卫兵豪情满怀。

为进一步发展壮大国产纯植物源生物农药产业,2016年8月由九康生物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中国农科院、浙江大学、农业部直属克劳沃集团等27家产学研单位,联合发起的国家植物源生物农药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正式建立任,联盟聘请近20位国内外专家组建专家委员会,由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科院院长唐华俊任专家委员会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贵州大学副校长宋宝安任副主任,为联盟发展提供雄厚的技术支撑。九康是该联盟的理事长单位,担任联盟理事长的周卫兵表示,“成立联盟的目的是以形成产业核心竞争力为目标,以企业为主体,围绕产业技术创新链,运用市场机制集聚创新资源,把产学研在联盟内有效结合起来,大家报团取暖,优势互补,资源共享,技术合作,改进和突破植物源生物农药发展的技术瓶颈,尽快做大做强植物源生物农药产业!”

植物源 生物农药 农药产业

深圳专业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北京治疗青光眼医院

南昌男科医院介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