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绒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余永定汇率市场化拖得太久了dd

发布时间:2021-01-22 07:35:19 阅读: 来源:绒布厂家

余永定:汇率市场化拖得太久了

4月19日,北京大学“中国宏观经济与金融论坛”上,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指出,“中国在汇率市场化方面步子迈得太小了”、“中国应尽快实现汇率市场化”。

23日,在接受《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时,余永定强调:“中国不能再大量增持外汇储备了”。他还进一步表示,“在‘双顺差’条件下,只要央行不停止干预外汇市场,外汇储备就必然增加。”

准备期已达十年

《中国企业报》:您为什么说央行

“太小心”了?放开人民币汇率对于当前的金融改革有什么样的紧迫性?

余永定:我觉得现在汇率市场化的条件已经基本成熟,央行应该发出更为明确的信号。我们过去准备工作做了十年。如果不发出更明确信号,人们会认为实现汇率市场化的期限将继续延期,就不会积极做相应的准备工作。例如,为了减少汇率变动对进出口的冲击,有许多金融工具可以帮助锁定汇率,避免汇率风险,这些金融工具市场上都有,但我们很多企业都不用。用这些工具是要花钱的,企业认为没必要,因为反正人民币会继续升值。但如果企业不用,这些工具的市场就不能得到发展。

大家都认为人民币汇率基本已达到了均衡水平。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进一步扩大人民币浮动区间,同时尽量减少、乃至停止对汇率中间价的干预?一方面说汇率没有严重偏离均衡水平———这意味着汇率不会大幅度升值;另一方面又说不能由市场决定汇率,否则汇率会大幅度升值,这是自相矛盾。

汇率的变动对中国经济会产生冲击,但它对经济冲击的不确定性远远小于利率自由化。利率自由化实际上是个更复杂的问题。存款利息自由化,会严重挤压银行盈利。为了维持利率水平,银行就可能冒险投资于一些高风险项目。而愿意付高息的那些人,可能是根本不想还钱的人,所有这些都会导致金融风险的增加。为什么我们不害怕利率市场化,却对汇率市场化那么害怕呢?我认为汇率市场化应该先于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的实现已经拖得太久,这个问题不解决,套汇、套利的问题就没法解决,热钱的流入问题就没法解决,央行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就没法解决。汇率市场化是理顺各种宏观经济问题的关键。否则,我们的政策就会顾此失彼,叠床架屋。

《中国企业报》:有外媒评价中国的汇率市场化已经向“积极”方向迈进,您如何看?

余永定:央行确实已经作出了巨大努力,这种努力从2003年就开始了。最近央行又扩大了汇率的浮动区间,这当然是向“积极方向迈进”。我了解央行的难处,但希望央行在汇率问题上更加积极,步伐迈得更大。

这就是我为什么在北大的讨论会上说要去当鲁迅说的“傻子”。中国人都想当聪明人,办事喜欢折中。必须有傻子要去“掀屋顶”,“开个窗户”才有可能。如果大家都想当聪明人不想当傻子,就不会有人开窗户了。

对整个国家有利

《中国企业报》:人民币汇率市场化,中国准备好了吗?

余永定:今年一季度外汇储备增加了1300亿美元,以这样的速度,2014年中国的外汇储备就会增加5000亿美元。两年增加1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美国大印钞票,中国照单接收,什么时候是个头?中国持有全球1/3的外汇储备,是仅次于美联储的美国国债的最大持有者,已经被美国债市深度套牢。对外储存量进行调整已十分困难,更令人头痛的是新增外储(流量)。即便能够卖掉一些美国国债,用于其他资产的投资;马上又要买进更多的美国国债。因而,首先应该解决的问题是停止进一步增加外汇储备。而解决这个问题的最简单办法,是央行停止对外汇市场的干预。央行一旦停止干预,市场将自动作出调整,中国的贸易顺差和资本项目顺差都将会减少,直至两者都为零或一正一负。这种调整对经济会有较大冲击,政府和企业必须做好相应准备。但这种准备我们已经做了10年。有人认为央行的干预是一种市场化干预,因而中国的汇率决定已经是市场化的。我们改变定义也可以,但这种理解同国际的通常理解不同。比如,韩国汇率一下子涨了20%,又一下子跌了30%,但韩国根本不管,这就叫不干预。日本从2003年以后基本不干预外汇市场。当然,通过变化宏观经济政策,可以影响汇率,但这种“干预”是“间接干预”。汇率的市场化不排除紧急情况下的干预;更不排除通过改变宏观经济政策间接影响汇率。

汇率市场化会给中国造成多大危险呢?我认为不会有很大危险,一批企业可能会倒闭,但对中国整个国家来讲,是福利改善。

国家应反哺企业

《中国企业报》:为什么汇率市场化看来依然困难重重,支持汇率市场化的声音微弱?

余永定:为什么汇率市场化这么难呢?这里涉及企业利益和部门利益。例如,出口商不希望人民币升值。在美国卖1美元的货物,换回8元人民币自然比换回6元人民币好。但从作为一个整体的中国的角度看,出口商品不是越便宜越好。这里有个“最优值”问题,太低太高都不好,放开了汇率,厂商自然会找到一个均衡点,找到一个合适的生产规模。不让人民币升值实际上是国家在补贴这个出口商,而补贴出口商,实际上是补贴美国人。尽管人民币升值可能对出口商不利,但对进口商有利,对整个国家有利。

人民币升值,某些企业有得,某些有失,肯定不是对所有人都有好处。企业应该看清大势,提前做好准备。比如出口商,人民币升值肯定对其有影响,那这个企业就应该学会利用各种金融工具锁定汇率防范风险,如果汇率由市场决定,汇率风险增加,企业要付出成本是肯定的。

升值后,资源配置改善了,国家得利了,得利后应该反哺企业。比如,可以“减税”。尽管如此,汇率市场化依然可能是反对者众,支持者寡。损失是个人的,受损的人对损失很清楚。但得利的是国家(不一定是政府的),谁得到利益就不那么清楚了。所有企业都减税,不会只对某一个企业减税。那么,这个企业就会觉得减税跟他们的牺牲不相匹配。

对于好企业,(人民币)升值并不可怕。人民币升值可能导致某些企业破产,好企业就可以兼并破产企业,增加市场份额。但坏企业会害怕,怕也没有办法,该淘汰就得淘汰,否则经济怎么发展?劳动生产率怎么提高?升值对企业有冲击,但从长期讲,对整个国家有好处,特别是对好企业有好处。对于汇率市场化,政府应该早做决断,企业应该早做准备。

呦呦西游安卓版

彩库宝典图库版规律

战神世纪(百战沙场)

坦克风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