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绒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安微访民被接离北京时遭黑保安殴打图图片

发布时间:2020-01-14 20:04:59 阅读: 来源:绒布厂家

安微访民被接离北京时遭黑保安殴打【图】

河南禹城信访官员雇佣的 黑保安 非法拘禁访民一案尚在发酵,安徽阜阳市又曝出镇政府雇佣 黑保安 截访、殴伤访民的丑闻。

12月6日,安徽颍上县迪沟镇,村民在扣留的大巴车旁搭起帐篷。

12月6日,阜阳第二人民医院,庄兴南称,嘴是1日在回家的车上被打肿的。

黑保安 被扣留并交给警方

12月2日凌晨2时许,受阜阳市颍上县迪沟镇政府相关人员雇佣,14名 黑保安 押送上访村民从北京回到迪沟镇。因有访民被殴伤,愤怒的访民和村民扣留6名 黑保安 ,并将其交给当地公安机关。而运送访民的大巴,也被村民卸掉轮胎,滞留当地。

目前,6名 黑保安 被控制在迪沟镇派出所,卸掉大巴轮胎的一名村民也被警方控制。迪沟镇政府尚未对其工作人员雇佣 黑保安 截访、殴打访民事件表态。记者电话联系迪沟镇负责信访工作的官员,电话无人接听。

搬迁安置费不透明致上访

迪沟镇位于颍上县东北部。该镇南部、西部以及北部,有谢桥、刘庄和凤台县杨桥等三家煤矿。经过几十年开采,全镇约60%的地方形成煤矿塌陷区。

43岁的谢家营,原是谢桥煤矿所在地的村民。因谢桥煤矿持续开采,造成当地村民的土地和房屋塌陷,十几年前,受塌陷影响的八个行政村村民被迫陆续搬迁。谢家营的现居之地,共聚集着八个行政村的2万多搬迁村民。

据谢家营等村民介绍,他们知道国家对塌陷区搬迁村民有补偿政策,但不知道具体补偿究竟有多少。村民希望村委会和镇政府公开相关账目,却屡遭拒绝。 几亿元的搬迁安置费,落进了村、开发区、镇、县等官员干部的腰包 之类的传言,在搬迁村民中广泛流传。

几年来,由于公开账目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村民们多次到阜阳市、安徽省乃至北京上访。

11月29日,谢家营等14名访民又一次到北京上访。12月1日上午10点多,十几名北京警察来到他们居住的安贞里一家小旅馆。

谢家营说,他们每次上访,都有登记。旅馆和北京市公安局联网,他们一住进旅馆,警察马上就知道了。

有警察问他们上访材料都交了没有,交了就回去。谢家营回答称交了,但说还想带几个老头老太太去天安门广场玩玩。

谢家营对记者说,有的访民是第一次来北京,有的来过多次,但都没有去过天安门广场。

一访民被打得当场小便失禁

警察让他们回家,这次就不要去了。访民们答应了。

很快,迪沟镇政府八名工作人员找到了访民。他们是在访民们启程前往北京的第二天,尾随而来。其中有镇政府信访办和综治办的官员。

按照吩咐,14位访民上了镇政府工作人员雇的一辆53座的大巴。访民们刚刚上车,立刻就上来几十个身着便衣的陌生人,要求访民们交出手机。

谢家营说,这些人是政府雇来的 黑保安 ,年纪多在20岁左右,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看上去是他们的头儿。 黑保安 中,有的说普通话,有的是颍上口音。

访民庄兴南因为手机不在身边,立刻遭到谩骂和殴打。据谢家营回忆,一个 黑保安 张口就骂,并一拳将庄兴南打得满嘴是血。接着,几个 黑保安 一拥而上,拳打脚踢,庄兴南当时小便失禁。

谢家营说,镇政府的七个工作人员当时也坐在大巴上,但没有阻止 黑保安 打人。庄兴南78岁的母亲也在车上,老太太跪着求也没有用。

之后,14个 黑保安 押着14位访民回颍上,镇政府的人同车返回。

12月2日凌晨2点多,大巴到达迪沟镇。因为庄兴南被打伤,访民们不肯下车,向当地派出所报警,闻讯赶来的数百位村民包围了大巴,扣住了6名 黑保安 ,讨要说法。

而庄兴南被送进阜阳市第二人民医院救治。现在仍在医院的庄兴南对记者说,政府的人来看过他,要他承认嘴巴上的伤是自己磕的。

泳装美女图片

丝袜的诱惑

巨乳图

丝袜图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