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绒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智能机躁狂症

发布时间:2020-01-14 21:17:21 阅读: 来源:绒布厂家

第1页:智能机躁狂症第2页:重新认识摩尔定律第3页:3G就是计算第4页:智能手机的PC论据第5页:技术颠覆与技术封装第6页:Wintel为何起大早赶晚集第7页:手机平台六进三第8页:谁将成为绞杀战的幸存者第9页:盛大vs.网易硬件的尝试第10页:小米vs.360:谁更懂营销?第11页:阿里巴巴vs.百度:抢滩云端第12页:华为vs.联想:谁能扛大旗?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2012年第11期

智能机躁狂症

对苹果的狂热追求,最终将深谙互联网营销之道的雷军和以通信技术见长的任正非等,卷入了同一场高风险的棋局中。它注定让定见者心有余悸——智能手机将是新大陆还是新陷阱?

手机迷恋症正在中国互联网行业中快速传染。百度、盛大、阿里、网易、360等巨头或踏入陌生的手机产业链中要做自有品牌,或和手机厂商眉来眼去搞贴牌定制,莫不“发烧”。这种“聪明人”式的集体冲锋并不鲜见,早如当年的SP(移动互联网服务供应商),近如微博,当市场出现临界点或创新式产品诞生时无人肯轻易踏空。移动互联网时代亦如是。

动机来自现实的威胁。不需要再用数据解释,只需要看看周围的人已多么依赖智能手机的小小屏幕。谁轻视移动互联网的颠覆式力量谁就将失去未来,这并未危言耸听。

而决战移动互联网未来,一是直接切入终端,二是以终端为基础建立大规模分发的渠道。苹果、谷歌、三星这三家移动时代的大赢家,尽管商业模式各有不同——苹果创造了高度封闭的移动生态系统,谷歌则以Android操作系统为核心成功复制了互联网上的流量零售模式,三星则占据了制造产业链的上游,但都抓住了这一行业的关键:要么抓住终端,要么抓住渠道。

前者无疑最具诱惑力,但也最难。速胜速败在手机市场似乎已成魔咒,诺基亚从辉煌登顶到坠入悲剧的下滑曲线不过数年,国产机的辉煌也是转瞬如云烟,近年来的明星宏达电(HTC)也是瞬间即遭遇挫败。苹果和三星令人艳羡的成功背后,不仅残酷体现了消费级市场的马太效应,更暗示着,即使是拥有强大技术实力的公司,也难以在变化迅速、产业链复杂的手机产业中始终摸对脉搏。

更何况跨界为之的巨大沟壑。可预见的困难包括且不局限于行业基因、人才、投入力度等等。关键的是,假设那些互联网公司仅是为了将自己的移动应用置入手机从而获得收益,那么他们很可能忽略了一个朴素的道理:少有用户会为某个互联网公司的内置应用而购买一款手机。强势如腾讯,即使拥有手机QQ、微信两大杀手锏,对做自有品牌手机也兴趣寥寥;快速崛起如小米手机,用户引爆点显然也不是应用或服务,而是高性价比的手机本身。

杀入手机终端市场显然不仅仅需要勇气,悲观者如李开复,做出“互联网公司做手机大多数会失败”的预测就不足为奇。

高调进军手机市场的周鸿祎不可能对此视而不见。他显然不打算真正去生产手机,而是准备走谷歌式的占领渠道之路,或者说,是智能手机时代的斯凯之路。

杭州斯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诞生于因联发科芯片而起的国产机辉煌时代。它在2005年即推出中国第一个完全自主研发的手机软件平台,其商业模式很简单——手机厂商合作,将其应用商店内置到手机中,靠增值服务尤其是游戏收费获利。斯凯之所以能在短短数年内大获成功并上市,其强悍的手机渠道推广能力居功至伟。而手机厂商之所以愿意和斯凯合作,首先是斯凯提供了能帮助提升手机销量的免费软件,即将基于联发科芯片的国产山寨机改造为能安装应用、运行游戏更流畅的“智能机”;其次,斯凯的增值服务收入与手机厂商分成,增加了后者的利润。

由此容易发现,周鸿祎的思路和当年的斯凯几乎如出一辙。比如会和多家手机厂商合作,不排斥竞争对手如腾讯QQ等受用户欢迎的应用,增值服务分成补贴手机厂商。商业模式的差异之处或只不过是360提供的产品和收费方式,这无疑也是最大的悬念。

可以大胆猜测,争抢渠道和互联网营销将成为“360手机”最大的致胜法宝。周鸿祎无疑深得其中三味,他已成功让未来的“360手机”成为舆论热点,并且第一枪即联合了拥有运营商销售渠道的华为手机。更聪明的是,他瞄准了低端市场,低端市场用户更在意方便与否,对预装软件有更高的承受力,而不像高端用户往往会选择自己更喜爱的应用。

在此意义上,宿敌雷军和周鸿祎在“互联网手机”战争中选择了不同的路径,但却是最有可能成功的两个人。前者靠专注和速度树立了一个先行者的榜样,即以互联网营销和销售模式创新为基础,提供高性价比的手机;后者则对中国互联网草根用户有着异乎寻常的了解。两者共同的挑战在于,如何找到靠应用或服务在手机上赚钱的法门。

但请注意,这并非结论。经过这场智能手机的大战,最后能端起红酒杯庆祝的可能只属于华为这样的企业。

在过去的2011年,这家全球第六大智能手机厂商的成绩单让人惊艳——华为C8500成为第一款破百万的国内Android智能手机,第一款六个月时间内破百万的国产智能3G手机。华为打算在今年卖出5000万到6000万台智能手机。相比之下,2011年的销量是2000万台。

如果想弄明白这家中国巨头的到来对手机业务意味着什么,请看它对移动通信行业的其他领域有过什么样的影响。

咨询公司CCS Insight分析师主管伍德说:“任何研究过基础架构市场、知道华为在设备市场做过什么的人都应该明白,上述计划对于华为的抱负来说是非常谨慎的。”他表示,华为毫不留情,所以有些公司已经不存在了,如北电等;还有一些公司仍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比如诺基亚-西门子通信,比如阿尔卡特-朗讯。

就连全球第一大电信设备生产商、市值约320亿美元的瑞典爱立信也开始感觉到了来自华为的竞争。今年1月,爱立信公布了令人失望的第四季度净利润数据。多年来爱立信一直在移动电信设备市场占据领先地位,但据一些评论人士预期,今年中,华为公布收益数据时,它有望超过爱立信。

如果华为得以在手机市场复制自己的成功,谁将成为失败者?行业研究公司Gartner的米拉内西说:“诺基亚应该感到担心,或许不像很多人预计的那么严重。”但像LG和宏达电这样的公司也许就没这么幸运了。如果没有三星那样的体量,没有能力投入数百万美元用于一款手机的市场营销,那么一场残酷绞杀战的结局就可以想象了。

当然,对消费者而言,最重要的还是设计和品牌。现实是,全球的手机制造商都仿效苹果,依样画葫芦。

巴克莱资本的Dale Gai表示,“对于规模较小的中国手机制造商而言,要斩获可观市场份额将有难度,因为它们虽(有能力)在硬件上展开竞争,但硬件已不再是关键因素。你在服务和应用程序方面必须有自己的特色。”

华为的策略是逼近苹果。2月份,在巴塞罗那举行的移动世界大会上,华为展示了一款高端智能手机Ascend D Quad。这款手机搭载了谷歌公司的Android操作系统,拥有4.5英寸的高清触屏、速度更快的处理器以及全高清的视频拍摄功能。据华为透露,这款手机预计将在今年下半年面市。

这意味着华为正在有计划地朝高端手机层面强势转向。当然,以上这些绝不是说类似苹果这样的国外手机巨头的好日子到头了。多数人可能更关心,在未来的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上,谁能与苹果正面交锋?在手机计算机化的大趋势下,进入智能手机领域的互联网企业又拿什么去抵御低价山寨机,难道要重复PC企业当年的老路?答案或许将在不太久的未来揭晓。

智能手机创世记——一位非通信专业记者的亲历与思考

今年3月,小米科技CEO雷军在中国互联网大会新闻发布会上,将手机电脑化列为手机行业未来发展三大趋势之首。在“不仅见过什么在跑,而且还吃过什么肉”的今天,这种说法未免失之浅显,即便是退到10年前,如果没有技术上令人信服的解释,这种观点也未必算得上新颖。

无独有偶,到了5月的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腾讯CEO马化腾则强调Android时代的安全危害会比PC时代更严重。即便是退到8年前,如果没有技术上令人信服的解释,这种观点也未必算得上新颖。

我国内地的3G牌照是2009年1月17日发放的。这意味着,在此之前的2002年和2004年,在压根就“没有见过什么在跑”的情况下,唯有把握技术发展的趋势,才能预测到计算将主导智能手机以及智能手机存在着潜在的信息安全方面的挑战。

作为1996年进入IT专业媒体的记者,多年来,笔者专注于IT领域而与通信厂商无缘,至多也是从IT的角度看待通信产业,但没成想却误打误撞上了。

就医挂号合作

挂号平台收取服务费

名医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