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绒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教育的话题沉甸甸

发布时间:2020-07-13 10:26:08 阅读: 来源:绒布厂家

回东北老家过年,因为职业的关系,自然关注当地的教育情况。但一路聊下来,总感觉关于教育的话题,都有些过于沉重。

乡村教育的空心化或许比想像中的严重

亲戚来串门,聊起原本在乡下务农的三个表弟表妹,竟齐刷刷在县城租了房子,原因只有一个,陪读。三个孩子都在念小学,两个是中途转学到县城,一个是从一年级就直接从县城读起。说起来,陪读的成本并不小,首先,要在城里租房,还有吃喝拉撒,周末回家,这都是额外的不小开销;其次,县城的中小学都没有食堂,陪读就意味着每天要做三顿饭,接送两个来回,打零工和做小买卖基本没有可能,白白浪费一个劳力。

尽管如此,表弟表妹们还是把孩子送到了县城,冠冕堂皇的理由当然是“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城里学校再差,也比农村的强”。其实,话里话外,记者也听出来了,这里面还藏着邻里之间的相互攀比,“你看那谁谁家都把孩子弄城里去了。”聊天中亲戚反复强调这句话,那意思是说,那谁谁家条件还不如咱们呢,人家的孩子都进城上学了,咱差啥啊?但事实上,并不是每一个孩子都能适合城里的环境,表妹家的孩子自从进了新学校,性格变得格外孤僻,不爱说话,用表妹的话说,快变成“小哑巴”了。这不,刚刚过了半年时间,表妹已决定,新学期开学后,将带着孩子重新回乡下读书。

而在另外一个乡镇工作的亲戚则告诉记者,当地仅有的一所乡镇中学,在他上学的时候,每个年级都能招四个班,现在,连两个班都招不满了。大量的孩子从小学开始就背井离乡,到县城上学了。更有一些家庭条件好一点的,则直接越过了乡镇、县城,到地市一级的城市念书——付出的实际成本并没有增加多少,但对于孩子来说,不仅校内资源增加了,校外的资源同样大幅增加。

[微评]:不能输在起跑线上也好,不能输了脸面也好,实际上都在折射着一个更可怕的原因:乡村教育,正在逐渐失去农民的信任。

学校,莫随开发商的指挥棒起舞

聊天的时候,母亲念叨,刚上小学的小侄子以后上学可能要绕远了。不解。一路之隔的这所“明德小学”看上去校舍、操场都很新。母亲解释说,这所学校原来混杂在一片平房区里,很不起眼,前些年刚刚翻建完。但去年这里新开了一条大马路,新建了一座立交桥,这个地方于是就变成了交通要道,就成了开发商眼里的“香馍馍”。而路边高高耸立的小区规划图似乎也证实了这一点,这所由台湾王永庆先生捐助的小学将被移至同一开发商开发的另一片小区内重建。

然而,这不是唯一面临搬迁的小学。在这个边陲小镇中具有良好声誉和悠久历史的“逸夫小学”据说也要从临街位置后撤几百米。理由,同样是开发商相中了这块地方。

这年头,真的是有钱就任性。据记者所知,慈善基金捐助的学校医院等公益场所,都是要有一定管理规范的,变更用途或使用年限都需要履行相应手续,这两所学校不知道是否办理了这些手续,有心人士可以查一查。

[微评]:且不说搬迁、重建这两所由慈善基金捐助的学校需要履行的各种手续,单说地方政府,在这种树人还是赚钱的原则问题上,一定要站直了,别趴下。

补课暗流,依然汹涌

火车上,卧铺对面是一家三口,孩子今年上初二。于是,自然聊起孩子,聊起学习,聊起补课。

“现在补课抓得严了,明面上都不敢补了。”孩子的父亲说。

明面上?这话里有话啊。

“背地里其实还照样补,只不过是化整为零罢了,但价格可涨上去了。”孩子的母亲接过话茬儿,以前是放群羊,现在是一对一,或者一对二、一对三,目标小,而且事先统一口径,一旦被抓,就说是义务辅导,教育局也没办法。

“别人都补,你敢不补吗?”孩子的父亲颇有些无奈地说。孩子在班级学习也就在中等水平,这对夫妇都在企业工作,收入并不高,但每年花在孩子补课上的开销也得万把千块钱,有时候,即使不找学校的任课老师,也得去找校外的辅导班。

“这还不如直接找任课老师划算呢,一方面任课老师知道孩子差在哪儿,另一方面,把钱留给老师赚,老师还能对咱孩子好点儿。”

“现在的老师,都精着呢,补课都看人下菜碟,一是不差钱的,二是不会出去乱说的。稍微有点名气的老师都牛着呢,不仅收着钱,咱还得求着人家。弄得好像咱亏欠人家点什么的。否则,人家不收你的孩子。”

有点让人意想不到,原来,这里面还暗藏着“小九九”。

[微评]:当“三令五申”遇到“阳奉阴违”,记者有些哭笑不得,只能感叹“可怜天下父母心”。一回头,却分明看到了一张冷笑的脸。

彭州定做西装

长沙设计工作服

凤城设计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