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绒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拿什么保障你我的民工兄弟-【新闻】台湾前胡

发布时间:2021-04-20 13:47:49 阅读: 来源:绒布厂家

拿什么保障你--我的民工兄弟

农民工作为我国特定国情和发展阶段下形成的特殊社会群体,已经存在了20年。目前这个数以亿计的庞大队伍,已经嵌入到中国的各个城市,各个行业,和各个领域,成为整个国家经济运转中不可缺少和不可替代的成分。 就在我们这个社会开始认识到农民工是如何创造和建设了城市,如何改变了自身生活的同时,也开始心酸地看到,这些从农村土地中走出的父老乡亲也正经受着与他们的辛劳与淳朴很不相称的待遇。工作安全没有保障、生病无法得到及时的抚恤、失去工作就意味着走投无路,跨地域农民工参保率不足5%,在参保者中保险关系中断和退保又占很大比例,等等这些困境与现实让我们感到,如此巨大的农民工群体似乎正游离于整个国家的社会保障体系之外。 是农民工参保意识不够?是企业在逃避责任?还是政府的政策不到位?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走近了农民工,接触了包工头,走访了企业主,请教了政府官员,试图找到一些解惑的答案…… "为什么我们民工的保障要从'养老'做起" 近两年来,全国各地对农民工参加社会保险进行了一些探索,主要集中在养老保险问题上。据了解,目前各省市对于农民工养老保险的办法是各自根据本省市的特定情况确定的。比如上海、成都制定了综合保险的办法,广东也制定了相应的办法。各地的做法各有特色,不尽相同。而目前,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对这些地方性的相关办法不提任何意见,也不进行轻易的表态。 北京在1999年就出台了《农民合同制职工参加北京市养老、失业保险暂行办法》,之后又在2001年制定了《北京市农民工养老保险暂行办法》(简称125号文件),该《办法》明确规定"用人单位应自招用农民工之月起,必须与其签订劳动合同,并为其办理参加养老保险手续。"这一旨在进一步保障农民工合法权益的办法在实际的执行中如何呢? "北京发布了125号文件后发现,取得的效果并不好。目前在北京市流动人口中,取得做工证的大概有100万人,其中参加到养老保险范畴的有25万人,而北京还有众多打"黑工"的流动人员,在管理中防不胜防,政府只能要求企业在使用这样的用工时,要按照现行的规定保障他们的权益。" 北京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养老保险处朱荣元处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诚地向描述了北京市在农民工养老保险方面的现状。 "由于农民工上一年的工资很难确认,北京目前采取的是以上一年本市职工最低工资标准为基数(如2003年为465元),8%由农民工来承担,20%由用工单位来承担。同时按照北京市的要求,即使没有取得做工证,如果农民工在企业中没有建立养老保险关系,只要形成事实的劳动关系,即使没有劳动合同,在农民工离开的时候,企业必须按照北京市现行的政策进行结算,赔偿有关的待遇。" "尽管目前这一政策采取了低门槛标准进入、一次性清退的方式,也有很明确的强制力,但这一规定的执行效果却非常不理想,仍然不足以满足农民工的需求。其中,农民工很大部分不愿意享受现在提供的这项社会保障,因为现在农民工的真正需求是能拿到工资,回家盖房、结婚改善现在的生活状况,而并不关心政府对他退休以后养老待遇保障所制定的规定,认为保障几十年以后的事情,不如得到现有利益的保证。" 记者在实际采访接触的农民工、企业主各持己见,也体会到了朱处长描述的现实。农民工和记者表达最多的就是"只要给我们钱才是最实在的"。而企业主则很困惑,他们认为,农民工的流动性太大,干不了几个月就又不知去哪里了,要是为他们建立了社会保险,可结果企业的这部分最后又落到社会保险的经办机构了,这令他们很不情愿。 来自湖南省平江县的27岁农民工万新友就对记者说:"我出来到城里打工的期望可不是想在这里建立社会保险,今后可以按月领取养老金,享受社会保险待遇,而是能够干完活后能马上拿到钱,回家把盖房结婚时借的钱快点还上。现在打工的工资都不容易拿到,我可不愿意再被扣除什么养老保险了。" 和万新友一起在北京昌平天通苑附近一个建筑工地中做木工的袁三毛的话更让记者出乎意料,他说:"我和几个老乡都商量好了,打算写个保证书,就说我们自己不需要参加养老保险,以后也不用和我们这个问题,我们也保证以后有事也决不找政府的麻烦。而且我还想知道,为什么我们民工的社会保障要从'养老'开始?"看着18岁的袁三毛如此认真的样子,记者一时无言作答。 "远水"怎能解民工兄弟的"近渴" 在北京房山区,记者在一家拥有20名外地务工人员的面积200平米的饭店采访了店主刘朋禹,从他的口中记者得知这里的所有服务员和厨师都没有上养老保险。 "劳动部门来这里找过我,谈到上保险的事,可我认为这也太难为我们了。我的这些员工流动性太大了,最长的一个在我这里干半年,现在春节前的服务员只剩两个了,有的待上几天,连招呼都不打就自己走了,这让我怎么给他们上保险呀!"刘朋禹很是激动地向记者表达他的苦衷。 他还说:"我也懂得给员工上保险是件好事,可现在这里的饭馆争如此激烈,我自己还不知挺多久呢?这保险我当然是能不交就不交了。" 北京市养老保险的覆盖程度已经非常广泛了,基本上没有死角了,但对于外省市来京务工人员却非常难。尽管现在有25万农民工参保,比例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但随便去几个刘朋禹那个饭馆去问都有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员没有参统。而且,由于农民工的结算周期非常短,目前这25万的数字也是一个动态的,是在这些农民工不断地"来了又走了,走了又来了"的交替中形成的。 而在与一些建筑工地中的劳务单位接触时,他们大都告诉记者,在北京建筑业中,农民工的养老保险问题"不是一个特别大的问题",因为,建筑业主要使用的是整建制的外省市的包工队,而在前期招标时,大多施工企业就会要求包工队把有关农民工的保险问题自己在原籍就办好。 那么这就可以说北京一百多万建筑业农民工的养老保险大都在原籍"搞掂"了吗?,来自安徽阜阳,在北京搞了近10年包工队的王先生向记者透露了"天机":"现在的建筑市场竞争如此激烈,那个企业不想******限度地降低成本,要求给农民工在原籍办好保险已经是竞标工程时的一个条件了,这样做在施工企业就既可有理由'搪塞'劳动部门,又可以节约开支。可我们也一样要节约开支呀。" 王先生的话让记者立刻打消了头脑中"农民工离乡进城前在老家兴高采烈办保险"的想象。 面对如此的现实,朱荣元处长更进一步向记者坦言,他认为城市中建立农民工的社会保障至少面临两大冲突,一是保险基金的区域统筹与农民工的跨省流动之间的冲突;二是城镇保险与农村保险之间的冲突。 他说:"现在养老保险各地实行的是区域化统筹,各省之间养老保险基金独立核算,互不往来。而目前我国养老保险所保障的是在企业工作的城镇户籍人员,农村户籍人员建立的是以家庭保障为主的农保体系,由于地区经济发展的差异很大,如果完全按照城镇的方式为农民工办理保险的确存在很大难度。再者,由于地区经济差异的原因,目前没有几个省市能够建立起真正意义的城镇养老保险省级的统筹,基本是以调剂金的方式来进行的,很难形成一个全国整体统筹的方式。同时,现在的养老保险的统筹是针对本市行政区域内的企业和与之形成劳动关系的城镇劳动者的一个统筹,已经实行了十几年了,在这个基金里已经形成了一个正常运转的"盘子",如果轻易将如此巨量的外省市农民工放到本市城镇已有的保障体系中,那么它对现有基金的'稀释'作用将是非常大的。" 的确,农民工是一个全国性的问题,目前面临的冲突也就是使得各地只能拿出适于自己本地区的办法,而无法形成适用全国的成功思路。 而当现在农民工工资支付还是全国许多地方很难保证的问题时,现有的一些"远水"又怎能解得了农民工们的"近渴"呢?相反,却让农民工和企业觉得是一种负担,这与政策制定的初衷就背道而驰了。 对此,朱荣元提出了一个思路,他建议由各个省市单独建立本省市户籍人员的养老保险的统筹办法,而农民工到哪个省市打工,哪个省市的企业要保证单位缴费部分的资金,这笔资金应该让当事人拿到,农民工原籍的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办理参保缴费事宜。这样避免一旦符合国家养老条件的时候,农民工回到本省,但本省却承担不了如此大数量的情况。 他说:"这就是要从农民工的'出口'就建立社保,农民工即使在外务工也仍然是他本省的保障范围。本省也就有责任和义务来做好这件事。" 民工的社会保障呼唤"量体裁衣" 政府的政策在实践中不断完善着,那这些政策能够解决农民工眼前所遇到的问题吗? 来自四川宜宾的农民工小黄,告诉记者:"我在城里建筑工地当民工已经11年了,每年自己或身边的老乡都会遭遇被无故拖欠工资、在没有安全可靠环境下受伤,或生病无法得到******的事情。" 小黄一边抚摸这自己一年前在工地被砸变形的左手小指,一边眼圈红润地对记者说:"我们最想得到的保障就是在安全和工资方面的。" 而湖南农民工万新友出示一份劳动合同更让记者感到汗颜。这是万新友一周前被迫从北京朝阳区四惠东桥一个工地离开是留下的"纪念"。记者看到,这份格式化的劳动合同中甲方是安徽省阜阳市金来劳务有限公司,乙方则是农民工。 在这份合同中的第六条"保险福利待遇"一项中的2、3款这样表述:"乙方患病或非因工负伤的费用应包含在工资内,由本人负责。乙方其他保险福利待遇包含在工资内。"而第七条"劳动纪律"一项中又有这样的规定:"如因违章作业造成伤亡事故,其责任由乙方承担。" 万新友指着这份合同说:"当时我们看到这份合同都不敢签,你看看这第六条和第七条能不让我们害怕吗?而且他们也没有给我们上什么保险,怎么又含到工资内了?当我们没办法,不签字就得走人,最后只好签了。" 北京市建委施工安全管理处处长刘照源向记者介绍,从2003年1--11月,北京发生了在5起一次死亡3人以上的重大生产安全事故,其中北京建筑行业占4起。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北京建筑行业中罕见的。造成这些事故的主要原因集中在违章指挥、违章作业和监管不力的问题上。而2004年随着奥运会工程的全面启动,北京轨道交通建设规模的加大,开工面积将突破1亿平方米,预计建筑大军将达到130万人。因此,今年的建筑行业生产安全的形势将更加严峻。 难怪在与万新友告别时他问记者他自己能不能上工伤保险和医疗保险,他说现在的工作强度让他心里总是不踏实。 对于农民工这样的需求,北京市已经开始着手制定政策。朱荣元告诉记者,今年北京将针对农民工出台一个与现实情况相适应的保险办法,比如解决农民工医疗保险和工伤保险问题。他说,目前发布的工伤保险的规定,已经将农民工囊括在其中了,对于不重视农民工工伤保险的企业,政府将强制他们必须参加。同时解决农民工在强体力劳动中,不敢得病,不敢看病的问题。从保障农民工眼前最需要的利益出发来制定政策。 农民工这个庞大的群体将会在我国今后很长的一段时期存在,由于长期的城乡"二元"结构,使得农民工就业遇到了很多体制性障碍,缺乏社会保障等制度的保护,而此时的农民工正是最需要保障的群体,也是最应该纳入社会保障体系的群体。在国家关于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和建立健全我国社会保障体系的社会发展要求下,万新友、小黄、袁三毛们已经开始期盼他们应有的"国民待遇"了。

生态园

电极材料

涂料

相关阅读